• 惠若琪:退役仪式充满温馨 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 2019-07-12
  • 比特币暴跌归来,狂热追捧者是时候冷静一下了 2019-07-12
  • 广州:两套菜单等9类行为将遭禁 2019-07-10
  • 汝已经哑口无言,只剩下两声尴尬的干笑了。[哈哈] 2019-07-10
  • 鹰潭高新区打造非公党建示范带 2019-07-04
  • 六一儿童节 盘点小朋友爱玩的“爆款”游戏 2019-07-01
  • 重整山河傲风骨 巴尔干“白鹰”能否浴火重生 2019-06-21
  • A站被黑之后,我们的“网络隐私权”还有哪些威胁? 2019-06-19
  • 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 2019-06-12
  • 异类非人思维。如一尼安德特人从2万年前发出的声音。 2019-06-03
  • 曝2019中超将执行准入执照制 中甲拿第二未必能升超 2019-06-01
  • 但愿越南不是“颜色革命”!社会实践的事实一再证明,“社会主义”离开马列主义原则的改革开放,将是死路一条! 2019-06-01
  • 菜鸟世界杯送出50吨包裹-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5-31
  • 启新航 谋新篇——陕西省第十三次党大会——西部网、陕西头条客户端 2019-05-31
  • 玄关运用有四大原则 用的好才能财旺挡煞聚财 ——凤凰网房产 2019-05-22
  •  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不世妖孽 >

    河南福彩手机网:第237章 寝宫禁闭

        密道便在万蛇谷的山崖下,是一条弯曲的地下洞穴,与其说是密道,倒不如说是个蛇窝,密密麻麻,随处都是毒蛇,令人头皮发麻,提心吊胆,不会有人喜欢走这条路,还好,梦雅在自己和无障的身上洒了一些粉末,毒蛇闻到粉末的味道,远远避开。

        越裳境内不允许男子涉足,倘若发现必杀之,除非有女王的特令,方可入境,为避免被阻拦,快速带无障进入玉香谷,梦雅只能选择走这条密道,待到梦雅推开石门,从山洞走出时,已是黎明。

        玉香谷遍地都是色泽鲜艳的鲜花,芳香扑鼻,古树足有十几丈粗,间隔较远,遮云蔽日,房屋都是木制,落在枝干上,如同雀巢般,悠闲别致,一棵树上最少也有十几个房屋,一棵树便是一个村落,房屋周围垂着纺好的轻纱,犹如七彩瀑布,尤为壮观。

        无障没有闲暇去领略玉香谷的景色,趁着昏暗,紧跟着梦雅快速绕过房屋,奔向一颗如同山峰般的古树,整棵树便是一座宫殿,巍峨壮观。

        还没等靠近宫殿,便被一队轻纱女子发现,越裳女子以轻纱遮体,身材特征,一览无余,只有不能生育、年老色衰者方可过用厚纱裹住隐私部位,是以,无障一出现便被认了出来。

        这队女子右臂皆有青蛇雕青,为首的是一位身着灰纱的中年女子,肤色黝黑,面容粗糙,见到梦雅后立刻带着人围了上来。

        中年女子道:“公主带着这名男子是要去哪里?”

        梦雅本想带着无障潜入自己的宫中,将无障装扮成老婆婆,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梦雅沉声道:“本宫要带他去哪里还需你这个队长查问吗?”

        女队长一笑道:“公主息怒,属下只是履行公务,请公主出示特令?!?br />
        梦雅道:“这是母王的口谕,事情匆忙,没有赐予特令?!?br />
        “若是没有陛下的特令,属下只有将此人扣押再去向陛下查问了!”

        梦雅惊疑道:“母王……,母王现在哪里?本宫这便要带着他去见母王?!?br />
        女队长道:“陛下自然在王宫里,不过公主没有陛下的特令,不能带着他去见陛下?!?br />
        梦雅训斥道:“你敢抗旨!”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依法办事?!?br />
        梦雅瞪着女队长,喝斥道:“母王急着要召见他,若是耽搁了,你能承担得起吗?”说着便带着无障向宫门走去。

        女队长道:“陛下已经下令,禁闭王宫,任何人不得见驾?!?br />
        梦雅“本宫也不得见驾吗?”

        “公主也不例外?!?br />
        梦雅怒道:“本宫今天就要带着他去见母王,看你们谁敢拦我!”剑指女队长。

        女队长退了一步,同时亮出黑色骨刺,“公主不要逼我们!”与梦雅对峙。

        “住手!”一个声音从宫门方向传来,说话之人是一名身穿粉纱的美妇。

        “木长老来的正好,叶队长以下犯上,竟敢阻拦我见母王?!泵窝畔驳?,因为木长老执掌政务,精明能干,是族中最年轻的长老,平日对梦雅视如己出,溺爱娇惯。

        木长老看了一眼带着面具的无障,对梦雅道:“公主怎带这名男子进入了玉香谷?”

        梦雅道:“母王在哪里?我要带着他去见母王?!?br />
        木长老略有难色道:“不知为何,陛下昨夜突然下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寝宫,现在能见陛下的也只有柳长老,我们也有要事奏报陛下,待陛下决断,现在已经等了一夜了?!?br />
        梦雅放下一半的心,知道母王还活着,问道:“长老要奏报何事?”

        木长老问道:“公主难道不知吗,昨夜玉香泉被人投了毒,虽发现的比较早,清除了毒源,但却有上千人中毒,此毒厉害至极,我们试了很多方法都解不了这种毒,若陛下也解不了这毒,恐怕这上千人只能等死了?!?br />
        梦雅暗恨萧玉甄、虞思思果真下了毒,目光一转道:“母王昨夜命我去寻找医生,之后的事我便不知道了?!?br />
        木长老打量着无障道:“他便是公主找来的医生?”

        梦雅看了一眼无障,点点头,心道:“不管你懂不懂医术,现在只能当医生来看了,实在不行就再试试你的血,只是不知道你的血够不够一千人分?!?br />
        木长老道:“那快随我来,看他能否救治那些中毒的人!”

        无障开口道:“请木长老带路!”

        木长老转身带着梦雅、无障等人来到就近一颗树屋前,此颗树下已经并排躺着十几人,每人面色乌黑,嘴唇发紫,呼吸时急时缓,无障默不作声,附身用两根手指背轻轻搭在其中一人的脖颈上,凝思观察脉象,片刻后又按开口腔查看。

        木长老取出一个木盒子,打开盒盖里面是一粒黑色药丸,递给无障道:“这是从泉眼中取出的毒物?!?br />
        无障接过,在鼻子前轻轻一嗅,思虑良久,道:“这里混有十二种剧毒,毒毒相生,毒性极强,若解掉其中一毒,其它毒便会衍化填补,不但不会衰减,相反毒性会更强,很难破解?!?br />
        木长老道:“先生的意思,这毒是解不了?”

        无障站直了身子了道:“若是常人恐怕连一个时辰都挺不过去,但贵族自幼便修习毒术,体内对这些毒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抵抗,而且贵族的玉香泉具有天然的解毒功效,致使这毒只发挥了一二层,毒虽已侵入五脏六腑,但仍有大部分毒素被阻隔在腹内,若想解毒首先应将胃肠内的毒祛尽,再去寻解毒之药,你们这里有巴菽吗?”

        木长老道:“有,先生要多少?”

        “越多越好,用沸水煮上半个时辰,将汤水先给她们服下?!?br />
        木长老将信将疑命人去办,梦雅舒了一口气,看着沉着的无障心中荡起钦佩之意。

        木长老微笑道:“先生若能解救我的族人,便是越裳的救星,我们越裳向来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br />
        无障道:“看来若是李某救不了长老的族人,那只有一死啦!”

        木长老脸色微变道:“既然是陛下的旨意,我们哪里敢决定先生的生死,不知先生下一步要如何解她们体内的余毒?”

        “木长老的族内是否存有药材,若有,可否带我去选药?”

        梦雅道:“当然有,我这就带你去!”

        木长老问道:“先生欲要何种药材,我遣人去???”

        “毒药?!?br />
        木长老疑问道:“毒药?”

        “一种你们经常服食的毒药,这种毒不至于危及到她们的性命,毒性又强,只有利用这种毒药才能打破那十二种毒药的平衡,使其由相生变为相克,最终被祛除?!?br />
        梦雅道:“那只有母王的‘美人醉’了!”向无障解释道:“这美人醉是我们族人自幼逐渐增量服食的毒酒,可以抵御百毒,养颜活血,由母王亲手配酿,分发给族人,若是外人误饮此酒必然会精神飘忽,产生幻觉,七窍流血而亡?!?br />
        木长老道:“现在陛下谁都不见,这可就难了!”

        梦雅道:“我去见母王?!?br />
        木长老摇头道:“柳长老严守寝宫,她的性格公主又不是不知道?!?br />
        梦雅道:“性命攸关,她若阻拦,木长老可否与我一起攻进去面见母王?”

        木长老惊愕道:“万万不可,若是陛下怪罪,即便是公主恐怕都承受不起?!?br />
        “要想尽快救下这一千多人的性命,难道还有其他方法吗,更何况我们只需要制住柳长老即可,母王未必会怪罪下来?!?br />
        “这件事情我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柳长老修为高我门一筹,我们若想制住她谈何容易,除非……”木长老将话说到一半。

        梦雅问道:“除非怎样?”

        “还是不要说的好?!?br />
        梦雅急道:“说出来怕什么,大不了我一人承担?!?br />
        木长老向四周望了望,递给梦雅一包药,低声道:“除非公主趁她不备洒在她的身上,只有如此,我们才有一定的把握,公主放心,这药只令她失去内力,事情一过,我便给她解药?!?br />
        梦雅毫不犹豫道:“好,我们这就去?!?br />
        木长老向叶队长使了个眼色,带着一队人,领着梦雅、无障向王宫走去。

        无障走在梦雅的身旁,趁着众人没注意,低声道:“将木长老交给公主的东西借我看一眼!”梦雅没有多想,将那包药偷偷塞到了无障的手中,不久后,无障又将那包药塞了回去,没有说什么。

        殿门便是一个巨大的树洞,门框上刻着古老的图腾和字符,门前并排站着一百多名身穿红纱的侍卫,见梦雅等人入殿,上前参拜,梦雅没有理会,带着众人穿过大殿来到后殿,这时殿内已候着十几人,多为越裳地位尊贵之人,见到梦雅领着一名男子进来皆是惊讶。

        其中一名身穿蓝纱的娇艳美妇上前道:“公主,到哪里去了?”说完向木长老望了一眼,神情略有疑虑。

        梦雅回道:“母王令我去寻医者,这才回来!”

        蓝纱美妇打量无障道:“现在陛下禁闭寝宫由柳长老把守,公主要见陛下恐怕很难?!?br />
        梦雅来到侍卫前道:“快去通报柳长老,说本宫要见母王?!?br />
        侍卫转身去了寝宫方向,过不多时,回来报:“柳长老说陛下谁都不见,请公主在后殿安心等待?!?br />
        梦雅问道:“母王为何要禁闭寝宫?”

        侍卫回道:“属下不知!”

        蓝纱美妇冷声道:“就怕这是柳长老的意思,若是情况紧急,陛下怎么连公主也不见?!?br />
        一名身穿黑纱的老者咳嗦一声道:“柳长老执掌刑罚军务三十年,德高望重,一丝不苟,深得陛下信任,能有什么企图,白玲你这话说的可是不对了?!?br />
        白玲笑道:“我只是担心陛下的安危,现在玉香泉被人投了毒,险些将谷内的人尽数毒死,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柳长老又禁闭寝宫不让我们见陛下,又不说原因,风长老你能放心吗?”

        木长老道:“这种事情我们越裳可从未发生过,而且玉香谷外人不敢轻易进入,投毒者熟悉地形,定是谷中之人,在没有查明真相之前,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被怀疑?!?br />
        风长老道:“谁都可以被怀疑,唯有柳长老不可,老朽可拿性命担保?!?br />
        梦雅道:“投毒者待以后再查也不迟,现当务之急是见到母王,求得‘美人醉’去救一千多条人命?!?br />
        白玲道:“公主说的对,依我看我们几个还是一起去见陛下,哪怕听陛下说一句话也好过在这里不明不白的等待?!?br />
        见风长老沉默思索,木长老道:“说的对,我们一起去!”说着便与梦雅、白玲率先向寝宫走去,侍卫阻拦不得,风长老见又有几人跟了去,只好跟在众人身后,

        眼见已看到寝宫,只听一名老者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私闯陛下寝宫?!币幻险咧糇殴照壤乖诿徘?。

        梦雅上前道:“柳长老,事情紧急,我要见母王?!?br />
        柳长老枯瘦如柴,凹陷的眼睛盯着梦雅道:“无论有多急的事情,都要遵照陛下的旨意?!?br />
        梦雅问道:“母王究竟出了什么事?”其实她心中比谁都清楚,母王必然是被萧玉甄偷袭,身中剧毒。

        柳长老道:“公主不必担心,陛下什么事情都没有?!?br />
        白玲道:“既然没有什么事情,为何紧闭寝宫,不得我们见驾,而且全族一千多人等待陛下救助,陛下怎可能不顾,柳长老,你总得让我们见一眼陛下才能令我们放心?!?br />
        柳长老拐杖向地上一拄,‘呼……’乌气登时散开,双目炯炯道:“这是陛下的命令,谁要是想见陛下先过了我这一关?!?br />
        木长老微笑道:“柳长老息怒,我们只是为陛下担心而已,怎敢对长老无礼,不过事情太过突然,长老应该告诉我们实情,这样我们也好放心?!彼低晖低迪蛎窝攀沽搜凵?。

        柳长老道:“你们不必问了,快离开这里?!?br />
        白玲道:“长老不说出原因,我们怎可能放心离去,而且公主和众长老都在这里,柳长老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况且昨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长老又守着寝宫不让我们见驾,难道长老还有别的目的?”

        柳长老闻言,举起拐杖,砸向白玲,怒喝道:“我看你们才有目的?!?br />
        梦雅急忙上前拦住柳长老道:“长老息怒!”

        柳长老见梦瑶阻拦,收回拐杖,冷声道:“你们都给我出去,陛下想见你们自会出现?!?br />
        白玲不依不饶道:“你连公主都不让见,定是你将陛下软禁起来了!”

        话还未说完,柳长老已推开梦雅,一拐杖扫向白玲,白玲身体向后一闪,躲过雷霆一击,笑道:“看来是被我说中了!”

        柳长老更怒,一跃而起,又是一拐杖劈向白玲。

        白玲飞出长袖,如流水般卷住拐杖,喝道:“我今天就算拼上性命也要见陛下!”

        柳长老见拐杖被缠住,用力一震,欲要摆脱,立感周身酸软,使不出内力来,目光回转瞪向梦雅,梦雅立感惭愧,怯声道:“我……,我只是担心母王,柳长老不要怪我,我见到母王就解长老的毒?!痹此谧枥沽だ现?,已将木长老交给她的蛊毒洒在了柳长老的身上。

        白玲眼疾手快,另一条长袖已卷向柳长老的身体,柳长老强行调转真气,奋力震断卷在拐杖上的长袖,跃出丈外,‘噗’地一声,吐出一口血。

        木长老道:“公主,我们见陛下要紧!”说着便向寝宫掠去,梦雅愧疚难当,但情况紧急,只好跟了去。

        柳长老提着气,欲要去追,却被白玲缠住,风长老见两人相斗,虽出言相劝,但却没人肯听,只能在一旁干着急,插不上手。

        众侍卫听到柳长老的命令上前阻拦,却如何能拦得住木长老,几个起落,木长老已经冲进了宫门。

        一进寝宫,空无一人,木长老熟知寝宫构造,不等梦雅,径直奔向黎曼芳修行的百花池,百花池便是宫殿的核心所在,池水是由树叶所吸收的露水聚集而成,纯净清凉,池的周围盛开着各种奇异的鲜花,芬芳扑鼻。

        木长老来到百花池前停住了脚步,躬身喊道:“木春波有要事求见陛下!”见无人应答,木春波又上前了几步,再次喊道:“木春波有要事求见陛下,请陛下恩准!”半晌仍是无人回答。

        这时梦雅已来到木春波的身后,不做停留,冲到池边,喊道:“母王,……”话喊到一半便止住,只见黎曼芳坐在水中,周身已被水中生出的树藤包裹,只露出头部,面容如玉,吹弹可破,虽闭着目,但却带着一种威严,模样与梦雅有几分相似,却令有风华,不见秋色。

        木春波的面容从梦雅的身后探出,盯着黎曼芳细看,此时梦雅又连续喊了几声,黎曼芳都没有反应,梦雅欲要跳入水池中去查看,却被木春波拦住。

        木春波眼露得意之色,沉声道:“陛下似乎受了伤,正在运功祛毒?!?br />
        梦雅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母王的确身中剧毒,哭道:“母王的伤重不重?”

        木春波道:“很重,而且陛下的气息很弱,恐怕她要挺不过去了?!?br />
        梦雅道:“无论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救母王,木长老,快想办法!”

        木春波突然格格冷笑道:“陛下神通广大都救不了自己,我哪里有什么办法,更何况陛下是公主害的,这样的结局不是公主想要的吗?”

        梦雅惊愕道:“你……,你都已经知道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河南22选5开奖公告 www.lch67.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惠若琪:退役仪式充满温馨 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 2019-07-12
  • 比特币暴跌归来,狂热追捧者是时候冷静一下了 2019-07-12
  • 广州:两套菜单等9类行为将遭禁 2019-07-10
  • 汝已经哑口无言,只剩下两声尴尬的干笑了。[哈哈] 2019-07-10
  • 鹰潭高新区打造非公党建示范带 2019-07-04
  • 六一儿童节 盘点小朋友爱玩的“爆款”游戏 2019-07-01
  • 重整山河傲风骨 巴尔干“白鹰”能否浴火重生 2019-06-21
  • A站被黑之后,我们的“网络隐私权”还有哪些威胁? 2019-06-19
  • 学习十九大精神嵌套页面 2019-06-12
  • 异类非人思维。如一尼安德特人从2万年前发出的声音。 2019-06-03
  • 曝2019中超将执行准入执照制 中甲拿第二未必能升超 2019-06-01
  • 但愿越南不是“颜色革命”!社会实践的事实一再证明,“社会主义”离开马列主义原则的改革开放,将是死路一条! 2019-06-01
  • 菜鸟世界杯送出50吨包裹-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5-31
  • 启新航 谋新篇——陕西省第十三次党大会——西部网、陕西头条客户端 2019-05-31
  • 玄关运用有四大原则 用的好才能财旺挡煞聚财 ——凤凰网房产 2019-05-22
  • 球探网专业足球比分 广东好彩1预测 六场半全场投注 赛马会工作证 山西11选5胆拖 最准确四肖中特 泳坛夺金组选中奖规则 7星彩开奖结果查询今天晚 安徽快3综合走势图 中彩网开奖号码 竞彩胜平负贴吧 老11选5杀号 重庆幸运农场网上投注 家彩开奖千禧3d试机号关注 电子游艺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