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关运用有四大原则 用的好才能财旺挡煞聚财 ——凤凰网房产 2019-05-22
  • 吃凉菜才是夏天的正经事 2019-05-21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5-07
  • 包车司机借口“学炒股”敲开门 抢钱后杀人抛尸 2019-05-07
  • 湖南衡阳一科目三考场请高僧开光祈福被责令整顿 2019-05-03
  • 美国派往越南的第五纵队也不少。而越南却没有经过反修防修锻炼的人民。希望越南能闯过难关,不让美国第五纵队得逞。 2019-05-03
  • 城区加大扬尘污染治理力度 所有施工现场必须安装视频监控 2019-04-25
  • 日本无人咖啡店开业 机器人提供周到服务 2019-04-21
  • 这个“海之宁”是个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疯狂反对科学新真理的跳梁“小丑”,这个跳梁“小丑”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总是无视、脱离、歪曲客观... 2019-04-12
  • “电商定制”价廉未必物美 成为“低价劣质”代名词 2019-04-12
  • 日本大阪北部地区6.1级地震 2019-04-07
  • 珠海高栏港经济区2020年村容村貌将明显改观 2019-04-07
  • 2017年邵逸夫奖在港颁奖 5位科学家获此殊荣 2019-03-20
  •  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都市小说 > 进击的废材 >

    河南2018264期22选5:第二百八十五章 忽悠一城的人

        站在城门上主持大局的臧广平也目瞪口呆地看着绝尘而去的一群人,心里直想骂娘,三皇子来这里到底是帮忙还是扯后腿的?

        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自己刚才对容渊的腹诽全收了回去,因为他看见丁韫急慌慌地集合士兵,竟是慌慌张张地追着容渊去了,放弃了对桑伯镇的攻城。

        而另一边,看到容渊潇洒地绝尘而去,花倾城脸皮不受控制地狂抖了几下,才将注意力转回自己的战场,眼里充满无尽的战意。

        他明白容渊没有来帮自己,是想给他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从效忠顾灵之之后,他就没有什么能够一展身手的机会。外界对他的印象,也还停留在几十年前上。那时候的他少年得意,仗着天资卓越着实创出了不少的名头,更是曾不自量力地挑战过半神强者。虽然以惨败告终,却也收获良多,若不是出了孟柔的事,他可能现在早已经突破灵圣,成为半神的存在了。

        现在容渊给他这个机会,正好也可以让他检验检验自己现在的修为如何。

        这么想着,花倾城不再留手。原本巨大的莲花在猛地一震后,又胀大了一倍有余。层层叠叠的粉色花瓣如同有生命般,将庞欢三人全部罩了起来。而他的身形,就掩藏在花瓣之中,操控着花瓣,将莲花的内部变成了一座粉色的迷宫,旖旎而危险。

        再说另一边,容渊出其不意地根本不管交战的双方往石溪郡冲去。身后跟着一长排的银甲兵团的士兵。

        这股属于容渊私有的银甲兵团一共有八只小队,每支小队各有正副队长一名和精兵一百。其中两支被容渊派去木玑国协助,两支留在了宫中。跟随他来的只有四支小队。

        可即便只带来的一半的人数,也将战场的局势搅得来了个大反转。现在更是气势汹汹地冲向石溪郡。让人毫不怀疑他们能够拿下石溪郡。

        “该死,庞欢、楚潮!你们再干什么?”匆忙吩咐撤兵,往石溪郡的方向赶回。丁韫对着还战得火热的几个灵圣怒吼。在他的想法里,容渊只派出了花倾城这么要给灵圣,那就是来送菜的,他们大殷这边的三个灵圣联手,用不了多久就能将花倾城拿下??啥脊フ饷闯な奔淞?,怎么代表花倾城的那朵巨大莲花不但没有枯萎,范围开得更大了。

        “太子殿下,您先过去,我们稍后就来?!背痹诨ò昝怨兴统稣饷匆痪?,说完注意力回到面前让他头疼万分的花瓣阵中。

        他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拿一朵花没办法。被花倾城卷入花瓣之后,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座迷宫里。原本应该娇艳欲滴,分外可人的花瓣,此刻在他眼中变成了催命符般的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花倾城就会从其中一朵花瓣中突然出现,给予他致命的一击。

        偏偏这些花瓣生长速度又极快,就算被他砍断了几瓣,也会在很快的时间里重新长回,简直烦不胜烦。也算是明白了为何花倾城当年那么出名了。光是这一手,就已经让他立于不败之地了?;褂惺裁?,是比根本就找不到自己的对手更可怕的事呢?

        丁韫见楚潮喊了那么句话后就不吱声了,低声骂了句“废物”就带着一众士兵追着容渊去了。

        在他的设想中,之前住手在桑伯镇的灵圣已经被他们打伤,短时间内都无法动武了。容渊就算再厉害,那也是一个人,他们这边有三个灵圣,对上容渊和花倾城就算赢不了,用两个人拖住他们还是做得到的。剩下的一个,就可以协助修为地的士兵将银甲兵团的人解决掉。哪成想花倾城这么难缠,一个人就将他们这边三个灵圣都给牵制住了。导致容渊腾出手来针对他们,简直是废物中的废物!

        臧广平眼睁睁地看着前一刻还将桑伯镇团团围住,信心十足地将桑伯镇看成囊中之物,却在容渊那出其不意的举动之后犹如败兵般仓惶追去,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内心的感受了。

        原来两军交战还可以有这种操作?放弃现有的战团直接攻其必救。也只有容渊和银甲兵团才有这种本事,能够穿过战场转移战地了。

        或许……这个三皇子,并不像他想的那么没用。

        石溪郡本来就是紧邻桑伯镇的,容渊骑着角马兽没跑出多久,就看到了远处那一座修建得结实古朴的城池。

        许是认为大夏没有了还击的能力,此刻石溪郡的城门大开着。守城的士兵慵懒地靠坐在城墙根,眼睛渴望地看着桑伯镇的方向。恨不得自己也能离开城门,追随丁韫攻打桑伯镇,那城破之后他就也能赚到一份功劳了。

        突然,一个士兵身子动了动,看到了远处角马兽奔跑踏起来的尘雾。眼中充斥着欣喜:“太子殿下回来了!”

        这一声叫唤让其他士兵的眼睛也落在了那正向着石溪郡奔来的一行,脸上是同样的欣喜:“我就知道咱们殿下可比那个大夏的三皇子厉害多了。拥有成神的资质又怎么样?还不是这么快就被太子打败了?”

        诸如此类的言辞在守城兵间流窜。城内在这附近活动的百姓听到他们的话,不禁停住了脚步看向了伴着尘雾向石溪郡奔来的队伍,眼中是掩不住的骄傲。

        他们从前听闻大夏三皇子的传闻,还以为有多了不起呢,原来就只有这么点本事。他们攻城才一个时辰都不到,太子就凯旋而归了。传言真是太夸张了。

        随着那一队人马越来越近,哨塔上的士兵终于察觉了不对,询问身旁的一个同伴:“嘿,今早殿下带去攻打桑伯镇的士兵们,穿的是银甲的铠甲么?”

        “说什么胡话呢?”他的同伴嗤了一声:“我们大殷哪有银色的铠甲?你以为是银甲兵团么?”

        整个天元大陆也就只有银甲兵团这么独一份儿的全员穿着银色的铠甲了。以至于是人都知道银色铠甲的队伍,就是容渊的银甲兵团。

        说完这句话,那个士兵就愣住了,看着远处掩在尘雾中闪着银色光芒的一个个小点,猛地大吼一声:“银甲兵团!那不是太子的兵,是银甲兵团!”

        “快,快关城门!”

        随着两个哨兵的叫喊,其余人也看到了那越来越近的队伍。银白色的铠甲在尘雾中分外醒目。

        “关城门——”

        “天杀的,怎么会是银甲兵团?太子殿下呢?难道我大殷的军队全灭了么?”

        仓惶地关上城门,此刻石溪郡的百姓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喜悦,脸上全是对未知事物的恐惧。

        为什么来的会是银甲兵团?他们大殷的军队呢?太子呢?

        伴随着这股恐惧的,是越来越近的轰隆声。

        几百匹角马兽奔跑造成的轰隆巨响,就像砸在他们心上压得人喘不过气。

        容渊胯下的角马兽是脚程最快,最健壮的一匹。就算驮着两个人,也依然遥遥领先与其他的角马兽。在银甲兵团的其他人还没跟上来的时候,就带着容渊和顾灵之两人来到了石溪郡的城门之下。

        以容渊灵圣强者经过无数次进化的眼力,自然是看到了他们慌忙拉上城门的那一幕。在到达石溪郡城门的路上,就已经想好的对策。此刻让角马兽停在城门根不远的地方,灵圣级强者的威压毫不保留地释放开来,朗声道:“石溪郡的人听着,你们的太子暂时是回不来了。这城门你们是自己打开,还是要我暴力破开?”

        回、回不来了?难道太子真的……

        听到容渊故意混淆视听的话,不少人都倒抽了一口气,心中升起了悲凉之感。

        他们的太子,真的这么快就败了吗?

        不给他们继续思考下去的时间,容渊在说出一句爆炸性的话后,又接着道:“我给你们半刻钟的时间,若是不主动打开城门,等我攻下石溪郡,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随着容渊的话落,城门内一片死一般的安静。

        他们完全无法从太子竟然败了这个打击中恢复过来。这才是跟大夏开战的第几天?他们大殷的太子就败了。这以后的杖还怎么打?

        “你这样骗他们,他们真的能上当么?”顾灵之小声询问容渊。

        虽然很想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容渊掂量了一下大殷的士兵赶回的速度,还是轻轻摇了摇头:“不知道?!?br />
        他这么做,也只是临时起意。在来之前根本就没想过要就这么直取城池的??沙敲派夏橇懵涞氖勘?,让他升起试一试的冲动。

        “怎么?你们打算负偶顽抗么?”容渊轻笑,声音带着灵圣级的威压压向城门上的士兵,眼中的冷厉如同实质。

        好半会儿,一个看似是卫兵长的中年男子颤着声问道:“我、我们太子殿下呢?”

        容渊眼眸闪了闪:“他正在桑伯镇做客呢?!?br />
        “你撒谎!”几乎就在容渊的话说完,一个声音就不忿道:“我们太子殿下带了三个灵圣强者去攻城了,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败了?一定是你撒谎!”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河南22选5开奖公告 www.lch67.com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玄关运用有四大原则 用的好才能财旺挡煞聚财 ——凤凰网房产 2019-05-22
  • 吃凉菜才是夏天的正经事 2019-05-21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5-07
  • 包车司机借口“学炒股”敲开门 抢钱后杀人抛尸 2019-05-07
  • 湖南衡阳一科目三考场请高僧开光祈福被责令整顿 2019-05-03
  • 美国派往越南的第五纵队也不少。而越南却没有经过反修防修锻炼的人民。希望越南能闯过难关,不让美国第五纵队得逞。 2019-05-03
  • 城区加大扬尘污染治理力度 所有施工现场必须安装视频监控 2019-04-25
  • 日本无人咖啡店开业 机器人提供周到服务 2019-04-21
  • 这个“海之宁”是个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疯狂反对科学新真理的跳梁“小丑”,这个跳梁“小丑”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总是无视、脱离、歪曲客观... 2019-04-12
  • “电商定制”价廉未必物美 成为“低价劣质”代名词 2019-04-12
  • 日本大阪北部地区6.1级地震 2019-04-07
  • 珠海高栏港经济区2020年村容村貌将明显改观 2019-04-07
  • 2017年邵逸夫奖在港颁奖 5位科学家获此殊荣 2019-03-20